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恋与制作人bg』你做噩梦的话……

  #恋与制作人
  #白起,李泽言,许墨,周棋洛。
  #被噩梦惊醒……
  #我只会洗头。
  
  『白起。』
  
  白起睡的一向很浅,所以在你惊醒的瞬间他便作出反应,将你抱紧在怀里环顾房间周围。
  
  确认没有异样后摸摸你的脑袋,“怎么啦?” 随即捧起你的脸捏捏你的腮帮,“不哭了不哭了宝贝。”
  
  “这样吧,今晚不睡觉了,带你出去玩。”白起为你套上外套,“你想从窗户出去还是从大门出去?”
  
   结果还是从窗户出去了。
  
  “唯独今晚例外,带你去吃烧烤。”
  
  『李泽言。』
  
  “怎么……”凌晨两点被你惊醒的李泽言并不是特别愉快,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李泽言打开床边的台灯,望向你,“做噩梦了?”
  
  “在我旁边睡觉你会做噩梦?”李泽言叹了口气,把你揽入怀中,总算熬过了起床气,温声安慰你,“行了行了,再哭眼睛要肿了。”
  
  “和你说点好玩的事吧……”
  李泽言摸着你的后脑思考了片刻,“算了我们还是继续睡觉吧。”
  
  后来你发现李泽言背着你买了幽默笑话一千则,还在上面认真地作了笔记和批注。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哄你开心是我的义务。”
  
  
  『许墨。』
  
  “做噩梦了?”许墨原本就睡得不习惯,睡眠也是极浅的,他把手臂搭在你的肩上,把你捞进怀里抱紧,“和我说说吧,说出来会好点。”
  
  “我给你讲些故事吧,”他的声音轻缓而温柔,有抚平人内心波动的能力,“……故事结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给进入梦乡的你盖好被子,许墨轻轻地在你额头印下一吻,“晚安。”
  
  许墨的夜晚还很漫长。
  
  
  『周棋洛。』
  
  “哇你怎么醒了……”周棋洛打了个呵欠摸了摸你的脸颊,又捏了捏,这个人emmm了一会突然凑近给了你啵叽的一口,“你做了怎么样的噩梦?”
  
  “唔——真想让你的梦里全是我啊,”周棋洛捏了捏自己下巴,突然双手拍了你的肩,“薯片小姐一号机!”
  
  “未来战士周棋洛请求权限进入薯片小姐一号机的梦乡!”
  
  “嘟嘟嘟……好啦宝宝,安心睡觉吧,我保证你会有个好梦的。”周棋洛在你另外一边脸颊上又啵叽了一口。

评论(18)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