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全职伞修伞』所爱隔山海。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题记。

  叶修从没见过鬼。
  但他今天见了。
  他叼着烟望向自己前方那处本该是空地是地方,舒尽了全身的气力,无力地自喉吐出一个音节。
  “哈?”

  那里的时空宛若破裂一般,于空气间凭空出现一道裂缝,而那裂缝之中,立着一道身影,身影的主人也目瞪口呆地望着叶修,几乎与他同时发出惊呼。
  “这什么情况?”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静谧。

  叶修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再次向裂隙凝神看去。
  苏沐秋推了推身旁的妹妹,指了指面前的缝隙道:
  “沐橙,你看那个。”

  苏沐橙扭过头望向哥哥所指的方向,然后有些疑惑地望向苏沐秋,开口:
  “那里有什么东西吗?”

  苏沐秋放下手,看了眼叶修,又望了望苏沐橙,
  “你看不见吗?那个抽着烟的人。”

  苏沐橙摇了摇头。

  叶修凝视着缝隙里的兄妹两人,将手中的烟捻灭在脚边,起身走近缝隙,伸手——

  缝隙荡起几道水纹,向四周散去,又归于平静。
  叶修的手停在了苏沐秋的脸上
  ——与他的视线一同。

  这是一张再好看不过的脸了。
  叶修想。

  苏沐秋微微后退了一步,有些警惕地打量了一番叶修,
  “这是什么情况,你又是谁?”


  梦境如潮水般退去,叶修从口袋中摸出烟盒,熟练地抖出一根烟,叼在嘴边,点燃。
  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梦见与苏沐秋的初遇了。

  思及此处,叶修露出笑意。
  那个傻小子啊……

  叶修至今没明白那裂缝的原理构造,只知道它不定时间不定地点地出现,每次都突然消失。

  在初遇之后,那裂缝每次出现都会变大,像是被一双大手强行拉扯开一样,叶修也得以一睹苏沐秋生活的环境。
  ——很简陋的出租屋,角落还放了个水桶,苏沐秋说这是因为房顶漏雨。

  整个屋子都很简单,最值钱的是苏沐秋为妹妹做的课桌,上面还喷了些粉漆,看起来少女心满满。
  苏沐秋和苏沐橙是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苏沐秋四处打工又向亲戚借钱供妹妹上学。
  苏沐橙也不负所望,成绩始终不错,脾气也温和。

  那是与叶修迥乎不同的生活。
  叶修生活安定,不愁吃穿。

  叶修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提起行李走进车厢,捻灭在垃圾桶上的烟头尚有余温。

  车厢里人声鼎沸。

  叶修找到座位便放下行李坐下。
  老实说,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男人。
  ——还是一个穿小熊裤衩的幼稚男人。

  那是叶修认识苏沐秋一个月的时候发生的事。


  一片静谧的黑暗中,裂缝悄然展开。不过房间中专注于某事的少年显然没能注意到裂缝的展开。

  叶修望着眼前裂缝里发生的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于是他忍着笑去逗苏沐秋,压低了声音道,“苏沐秋,你干什么呢?”

  苏沐秋受了惊吓,猛地抬起头,脸上还有未退的潮红。
  “我靠你怎么又……”

  完了,身败名裂了。
  苏沐秋绝望地想道。

  “你能不能先把裤子穿起来?”
  “叶修你闭嘴!”

  “苏沐秋啊苏沐秋,妹妹不在家就做这事?”
  “这……这是生理需求!”

  “啧……你内裤这么可爱的吗?”
  “你有本事别给我逮到!”

  “别担心,我内裤可比你的成熟多了。”
  “张口闭口内裤内裤的!你烦不烦!”

  “行行行,我闭嘴了闭嘴了,沐秋大大继续吧。”叶修拿手捂上眼睛,露出一条缝隙看向苏沐秋。

  苏沐秋经叶修这么一吓,彻底没了兴致,走近裂缝一拳砸上去,裂缝荡开水纹。
  叶修冲他笑。
  “打不到你,太可惜了。”苏沐秋道。

  叶修凑近裂缝,把手贴在上面。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我只希望这糟糕的东西快点消失。”苏沐秋闷闷道。
  “挺好玩的,不是吗?”

  “好玩个屁。”苏沐秋坐回床上,扭过脸去不看叶修。


  从现在看以前,总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裂缝存在了三年多。
  而叶修和苏沐秋也从水火不容的状态——成了恋人。

  苏沐秋再没说过什么希望裂缝消失的话。

  “这是缘分,要珍惜。”苏沐秋严肃地对叶修说过。

  叶修记得很清楚,他们两个人成为恋人的那天。

  那是苏沐秋人生中的一个低谷。


  那会苏沐橙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学校。
  苏沐秋东拼西凑也凑不齐苏沐橙的学费。事实上,他连为苏沐橙庆祝的钱都没有。

  他在四处地方打工,工资有高有低,在贴补家用的同时还能存下不少。
  而那一天,他被其中两个地方辞退了。
  他太累了,完全不在状态。

  那天晚上,他瘫倒在床上,裂缝悄无声息地展开,传来叶修懒洋洋的声音,
  “怎么啦沐秋大大?这么没精神。”

  苏沐秋把胳膊挡在脸上,长舒了一口气,“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叶修走向裂缝,将手放在裂缝中苏沐秋脸颊的位置。
  “你看起来很累。”

  “叶修,我真怀疑你是我的心魔。”苏沐秋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苏沐橙还没有回家。

  “心魔?那是什么无聊的说法。”叶修低声道。
  苏沐秋张了张口,到嘴边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他换了个话题,
  “是我太自私了。”

  “怎么,沐橙的事?”
  “……对。你说——要是当时她被领养的话,至少现在不需要为学费愁了吧。”苏沐秋鼻子酸酸的,他深吸一口气,长叹。
  “被我这样的哥哥拖累怎么行啊……”

  叶修很想揉揉他的脑袋,他的手却穿过苏沐秋的脸颊。

  裂缝已经大到不可见了,叶修现在甚至可以走进去,可以像个幽灵般飘在空中,苏沐秋也可以,但他从不进去叶修的世界。

  “苏沐秋,你不是拖累。谁知道你妹妹被领养会发生什么……你做得很好了,好好休息吧。”叶修的手划过苏沐秋的脸颊,“我喜欢你。”

  “叶修……”被生活压迫的少年呢喃着叶修的名字。
      啜泣逐渐变成大哭,少年仿佛一名溺海者,唯有放声哭泣才能使他呼吸到空气。

  “苏沐秋,我喜欢你。”叶修隔着裂缝亲吻苏沐秋的额头,“晚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因为你是苏沐秋。”

  少年揪紧身下被单,将自己缩成一团。
  叶修一直陪他到裂缝消退。

  他听见少年微不可闻的一句,“我也喜欢你。”

  裂缝如退潮般散去,只留少年小声的抽泣声。
  “晚安,苏沐秋。”




  夜幕降临,车厢里大多数人进入了梦乡,叶修借了电话给叶秋报了平安。

  “叶修,我有时候真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叶秋如此道,“你追梦去吧,傻东西。”
  叶秋听见叶修在轻笑。

  “我清醒得很呢,找你嫂子去了,回见。”叶修挂断了电话,靠在车窗旁抽烟。

  叶秋还是觉得叶修鬼上身了。
  1.他常常凝视某处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2.他与空气对话。
  3.他对空气伸手。
  4.他向空气介绍自己。
  5.他现在不顾反对,启程去娶空气了。

  叶秋真想仰天长叹。
  可是叶修似乎乐在其中。

  “你开心就好吧——”叶秋放下电话,又似不解气般念叨了几句“混账哥哥”。


  叶修身旁坐着个中年妇人,说胖不胖,说瘦也不瘦,怀里还抱着个熟睡的孩子。

  叶修去抽烟时便示意她可以把孩子放在自己座位上。

  想来也是闲着无趣,那妇人跟叶修攀谈起来,
  “小伙子,你出来旅游?”

  叶修呼出一口烟气,在光影间微合上眼,答道,“我来找人。”

  “来找你对象的?”那妇人一副热衷于聆听的样子。
  叶修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你到哪找人?”
  “xx。”叶修报了地名。
  “巧了,我也是那边的人,你找哪个姑娘?说不定我认识呢。”

  叶修微微抬眼,望向妇人。
  “苏沐秋,他叫苏沐秋。”

  妇人思考了一会,显然没能记起这个名字,“那边倒也有几家人姓苏,没有叫苏沐秋的小姑娘,小伙子倒是有一个……”
  “我的确是来找小伙子的。”

  妇人摆了摆手,“小伙子早就不在那边了。”沉吟片刻,她再度开口道,“你要找的那个小伙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叶修怔住了。

  这个简单的问题着实把叶修难住了。
  他可想不出词来概括苏沐秋其人。
  “他……”叶修斟酌开口,“他是个很努力的人。”叶修说一半再次卡壳,他发现自己竟词穷于赞美自己的爱人。

  苏沐秋……
  苏沐秋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修记得苏沐秋于星空之下凝视的萤火;记得苏沐秋笑起来时蓦然撒下的阳光;记得苏沐秋在那片黑暗中脸颊上残留的欲望气息;记得苏沐秋抱起脏兮兮的小花猫时脸上的笑意;记得苏沐秋在生活的夹缝中生存备受煎熬时无助的低泣……
  那都是苏沐秋。
  无法形容,亦无可替代。


  火车仍在行进中。
  孩子睡的正香,妇人的呼吸也趋于平稳。
  有卖饭卖报的人在四处走动,但喧闹已渐行渐远。

  叶修坐回了座位,垂眸凝视自己的手。
  “睡吧,睡醒了就能见到他了。”叶修对自己这样说道。

  他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到苏沐秋,这次裂缝消失了足足半年。
  他很想苏沐秋,很想很想。
  而裂缝不明原因地出现,又擅自消失。

  栽了,这次彻底栽了。


  叶修醒得很早,几乎是太阳照在脸上没多久叶修就醒了。

  旁边坐的那妇女也醒了,拿了毛巾正给孩子擦脸,见叶修醒了,笑着跟他打了招呼。
  “今天中午就能到啦。”
  叶修“嗯”了一声,摸了摸后脑再度合上眼。

  与苏沐秋的相见——
  叶修不知怎的,生了些股近乡情怯的想法。
  但是他又渴望触碰苏沐秋,又想紧紧地抱着他。不看时间地点,不管人声喧闹。

  不得不说,人都是贪心的,哪怕裂缝一再扩大,两人也从未满足过。

  他曾经触碰过苏沐秋。



  那是个喧嚣的夏天。
  噪声掩盖了很多很多东西,而裂缝的展开则带来了双重噪音,

  叶修迷迷糊糊地转醒,把目光放向了裂缝。
  苏沐秋立在一条人行道上,定定地看着他。

  那天的日光很刺眼,苏沐秋的笑也浅浅的,看不透彻,就像整个人都稀释在空气里一般。

  叶修对那一幕记得很深,他怔怔地看了苏沐秋很久。

  苏沐秋走向他,伸出手。
  叶修下意识地抬起手,与之相触。
  他切切实实地触碰到了苏沐秋,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也没有任何可以解释的,更没有什么需要辩白的。

  那一瞬间,叶修甚至眼中要溢出泪水,他哽咽开口道,
  “沐秋……”

  而裂缝闪动了一下,噪音也戛然而止。
  苏沐秋最后的笑容凝固在叶修的眼里。
  
  那温软的触感……不会有假。
  叶修捏住自己的手心。
  
  自那次裂缝突然消失之后,叶修就没见过苏沐秋了。
  ——老实说,他很担心。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叶修在火车到站的提示音下,随着人潮离开了车厢。
  
  叶修没有电话,苏沐秋也没有电话。
  前者是因为不需要,后者是因为没有余钱。
  
  叶修拖着行李去苏沐秋的家。
  那里哪有什么房子和粉色课桌,只有一片拆迁的废墟。
  
  同行的那位中年妇女望着那片废墟,仿佛触电般,扭头对叶修道,“你要找的那个小伙子住在这里?!”
  
  叶修摸出烟盒,点燃一根烟,缓缓地点了点头。

  叶修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飞快地报了地名。
  
  “那个小伙子出了车祸……”
  
  “那之后就一直没醒过了。”
  
  “……是个苦命的孩子啊。”
  
  到了苏沐秋接受治疗的医院,叶修先见到的是苏沐橙。
  
  小姑娘留了长发,挽起一束扎在脑后,却依然是干净利落的模样。
  比起先前略带婴儿肥的模样,现在的她更多了几分成熟,也更漂亮了。
  
  “你是……叶修吧。”叶修与苏沐橙打了招呼后,苏沐橙来了这么一句。
  
  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知道我?”
  
  “你是哥哥的空气恋人。”苏沐橙作了个打引号的手势,冲叶修露出了微笑,“哥哥常念叨你,那会我完全不能相信你的存在。”
  
  “我觉得哥哥一定是压力太大了,精神出了些毛病。”苏沐橙将十指交叠相扣,垂下眼眸,“然后,我看见了你。”
  
  “那天,我回家晚了些,在门口听见哥哥又对着空气说话了,说他是我的拖累。我把门推开一条缝,看见哥哥躺在床上,你就从空气里面冒出,对他说着什么。”
  
  “我以为我见到鬼了,躲在门后不敢出声,然后我听见哥哥在哭。”
  
  “我实在是太不懂事了。”苏沐橙有几缕发丝垂下落在风里,她抬手撩起那些发丝放至耳后,她深吸一口气,摸出纸巾擦了擦溢出的泪水,“我带你去见他吧,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叶修曾幻想过无数个与苏沐秋见面的场景,他从没想过,他会见到一个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气的苏沐秋。
  
  他见过太多苏沐秋的表情,悲伤的,痛苦的,快乐的,轻松的。
  只是没见过他像现在这般仿佛在病床上生根发芽般地……昏迷着。
  
  “哥哥出了车祸,自那次以后他就没醒来过了。”
  
  静谧的时空中只有仪器的滴滴声不断敲击着叶修的神经。
  
  他走上前去,执起苏沐秋的手,那手冷冰冰的,没有温度。
  
  病床上的少年似乎只是在进行午休,下一秒就会被吵醒。悠悠醒来一脸惊讶地用他有灵气的眼眸望着叶修。
  
  可是这是现实,没有似乎,没有如果。
  
  叶修捏着苏沐秋的手将头靠在自己的手肘上,温声呢喃着苏沐秋的名字。
  
  苏沐橙早离开了病房。
  
  “叶修,”有人呼唤着叶修,“你回头。”
  
  那是苏沐秋的声音。
  一道新的裂缝在叶修身后展开,苏沐秋眉目依旧,身着病号服立在其中,一如以往的温柔。
  
  “好久不见。”
  
  所爱隔山海,山海可平乎?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