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蔺相如的故事』

#你没想错,这是语文书上的。
#老早之前的脑洞,如果有人喜欢就继续写。
#大概有秦王×蔺相如,廉颇×蔺相如的操作吧。
#设定为蔺相如为穿越者。
#看完以后都不知道语文书上说的是什么了。
#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蔺相如是个穿越者,是个只想找个地方混吃等死的,毫无志向的穿越者。
  刚穿越过来没几周就破了个小案子,于是成了赵国一个小宦官的门人。
  
  好在这小宦官人蠢了点但还有点小权势,也不是什么毫无节操的狗腿子。
  还是那句话,就是蠢了点。
  
  蔺相如在他家里住得还挺舒服,也就经常给这小宦官出谋划策,缪贤升职,蔺相如加餐。
  
  本来日子也过得挺舒服,但意外正因为来得突然才被称作意外。
  缪贤所侍奉的赵惠文王得到了一块美玉。
  这块美玉通体洁白,手感滑腻,散发着丝丝凉意,楚文王为其命名——“和氏璧”。
  
  和氏璧不知怎的,辗转到了赵王手里。
  赵王对此玉爱不释手,然而美玉在手里还没捂热秦王就听说了这事,当即派人送来书信想以十五座城池换取美玉。
  
  这是个诱人的条件。
  
  秦国国力强盛,然而其历任国君自秦孝公之后再无忠义之辈,如今的秦昭襄王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于是赵王愁眉苦脸地和大臣商量:
  给吧,怕秦王臭不要脸,拿了和氏璧就翻脸不给城池。
  不给,那更绝了,直接给了秦王开战的理由,秦兵分分钟过境来赵国砸门查水表。
  
  对策还没商量好,又有人提出问题了,“谁去交涉?”
  众臣面面相觑,交换眼色。
  
  “老臣最近腰酸背痛,不宜长途跋涉……”
  
  “微臣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然而微臣家中老母病重……”
  
  “臣……”
  
  ………………
  
  大将军廉颇几次想请示去交涉,皆被拦下。
  
  开玩笑,让廉颇去,他一发火把壁一砸然后殴打秦王怎么办?
  虽说也不错,但这种东西想想就够了……
  
  “末将愿……”
  “廉将军万万不可啊!”
  
  赵王叹了口气,望向深得自己信任的宦官缪贤,“你觉得谁去合适?”
  
  缪贤冷汗都下来了。
  
  “微臣有一人选……”
  
  正在钓鱼的蔺相如打了个喷嚏。
  
  ……
  
  “所以你就把我卖了吗?”蔺相如执着教鞭,以家长教育熊孩子的姿态教训缪贤。
  
  缪贤乖巧地跪坐着,点了点头。
  
  “逆子啊!”蔺相如抱头,仰天长叹。
  
  一旦扯到国家,就很容易出事,蔺相如很清楚这点,但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
  
  于是叹完气的蔺相如开始找缪贤询问详细情况,“王上怎么说?”
  
  “王上问我凭什么认为你有能力出使……”
  
  “那你怎么答的?”
  
  “我说我以前犯了错,想跑路去燕国的事。”
  
  蔺相如脑海中思绪浮现,很快回忆起那件事。
  那件事正是缪贤成为宦官首领的契机之一。
  
  “大佬,我们快跑吧。”缪贤一回家就慌慌张张地收拾东西,蔺相如察觉不对劲询问了一下,他这才将事情的经过说给蔺相如。
  
  “那你打算跑哪去?”蔺相如塞了缪贤一嘴的糕点又自己吃了个。
  
  “去燕国。”缪贤含糊不清道。
  
  “你这么蠢燕王凭什么收留你?”
  
  “之前跟大王去边境会见燕王,他私下里跟我说想结交我。”缪贤道。
  
  蔺相如狠狠地拍了缪贤的脑袋,打破了他傻的冒泡的幻想。
  “赵国比燕国强,燕王不顾及你也要顾及王上,你又被王上看重,他当然要讨好你,你现在跑去燕国——我就这么说吧,我要是燕王我就把你捆了送回去。”
  
  他几乎毫无停顿地说完了以上的话。
  
  语毕,缪贤也冷静了不少,“那我该……?”
  
  “滚去请罪啊!越正式越好!”
  
  “啊……”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好!”
  
  回忆结束。
  
  “吃柠檬你讲这事是想找死吗?我那么多英雄事迹你随便讲讲不行吗你就记得这个了???”
  
  缪贤乖巧跪稳,笑得憨厚。
  
  “然后讲完这事你还说了什么吗?”
  
  “我说我听从你的计划,幸运地得到了大王的宽恕。我私下以为这个人有勇有谋,可以派往。”
  
  “你想怎么死?”
  蔺相如面露凶光。

评论(2)

热度(43)

  1. 美丽心情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2. 佐之。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3. 假的我。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4. 降而未澜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5. left。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6. 诀袂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7. 尘世语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