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全职黄喻』alone together.(四)

  喻文州倒也搬来多日,也稍微习惯了在这的生活。
  
  他原以为黄少天的作息会一团糟,却发现黄少天把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于是笔记本上又多了些内容。
  
  “赖床时间从来不会超过十分钟。 ”
  
  “六分钟内完成早起的洗漱。”
  
  “早饭偏爱荷包蛋,习惯在十五分钟内解决。”
  
  “七点半左右出门,二十一点到家。”
  
  虽然这些都是细碎的数据,但是喻文州坚信数据库充足才能达到目标。
  而事实上——
  
  喻文州望着黄少天吃早饭的模样,浅笑道,“慢点吃,我出门了。”
  
  完全OxxK。
  
  黄少天透过窗户喻文州看着喻文州走出小区门的样子。
  
  有些无奈。
  喻文州这人啊
  ——太聪明了,也太危险了。
  
  然而最无奈的是,黄少天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讨厌他。
  
  两人相处得挺愉快,一个会说话,一个会倾听。
  喻文州做饭,黄少天洗碗。
  倒是融洽。
  
  莫名其妙地让黄少天想到了老夫老妻。
  
  黄少天脚后跟一下一下地点着地面——
  说真的,喻文州懂事得过了头。
  
  黄少天曾经有过十七八岁的年纪。
  当时班上那些小伙子啊,年少轻狂,总是觉得老子天下无敌,做点叛逆的事觉得贼有成就感……
  
  是年代的问题吗。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背影陷入沉思。
  
  大概不是。
  几秒后,黄少天得出结论。
  
  怎么说呢。
  跟喻文州本身性格还有家庭背景有关系吧。
  
  黄少天摸着下巴分析着。
  
  “少天?早饭做好了,我放在这了。”
   喻文州轻声呼唤着有些走神的黄少天。
  
  “诶等等。”黄少天叫住了喻文州。
  
  “嗯?”喻文州轻眨了下眼。
  
  “路上小心点啊。”黄少天走上前去,揉了揉喻文州的脑袋,“你晚自习下课在学校那边等我,我去接你。”
  
  喻文州有些惊讶,“怎么了么?”
  
  黄少天移过眼神,“没事,就是想带你出去玩,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烧烤店。”
  
  “好。”
  
  黄少天……其实想问的是喻文州这么体贴是不是因为交过女朋友。
  转念一想,喻文州交女朋友挺正常的,体贴也很不错,有什么好问的呢。
  
     黄少天就是用这样不算理由的理由,打消了自己的想法,对喻文州关注太多……对黄少天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黄少天确实是一名机会主义者,善于抓住机会并将其利用到最大化 。
  喻文州还真想对了,可惜没奖励。
  因为感情上面,黄少天……还没动过心。
  
  喻文州把笔记本翻开到最后一页,
  那一页的最底部上有着清秀又不失刚劲的笔迹,
  
  ——“温暖而冷漠。”
  
  (什么,为什么这么奇怪。算了我还是找时间列大纲吧不然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mmp。别问我这是什么操作,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会洗头。)

评论(3)

热度(49)

  1. 佐之。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2. 降而未澜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3. 假的我。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4. left。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5. 诀袂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6. 尘世语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