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全职黄喻』alone together.(三)

  黄少天今天下班后就不见了人影。
  
  平时总是留到最后,苦笑着说“我又没女朋友,回去那么早干什么?独守空房吗?”的黄少天!第一个!跑了!
  
  众人纷纷诧异。
  
  “黄少,你是不是有……”跟着黄少天出来的郑轩搭上了黄少天的肩膀,挤眉弄眼道。
  
  “你怎么知道?!”满脑子喻文州的黄少天以为郑轩讲的是喻文州,急忙堵住他的嘴,“我不管你怎么知道这事的,但是别瞎讲,人家还未成年,这事传到他同学那不好。”
  
  我靠。
  郑轩想。
  
  肩负了询问黄少天感情状况任务的郑轩丢了魂一样回到公司。
  “哎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真有?” 众人纷纷好奇道。
  
  “压……压力山大。”
  
  我靠。
  众人想。
  
  蓝雨公司珍藏多年的王牌单身汉黄少天就这么没了。
  众人感叹。
  
  还是拐了个未成年。
  郑轩痛心疾首。
  
  而拐了未成年的黄少天四处辗转了很久才到了家。
  ——喻文州第一天来自己家,总得欢迎一下吧。
  
  喻文州却是到的要更早些。
  
  ——黄少天拎着蛋糕到家的时候,喻文州正坐在家门前看书。
  
  黄少天只看见了清瘦的男孩穿着白色的衬衫,屈着腿坐在地面上,捻着书页细细阅读的模样。
  
  “啊,欢迎回家——”
  喻文州对他露出笑容。
  
  “对不起!我忘了给你钥匙!” 黄少天赶忙开了门。
  
  喻文州缓缓地站起来。
  “没事。”
  
  “说起来,好像有人要把毛毛买走。”喻文州慢条斯理。
  
  毛毛是黄少天经常去见的一条狗。
  
  黄少天动作顿了顿,又冲喻文州露出笑容,“那不是好事吗?毛毛那么可爱。”
  
  “你以后见不到了。”喻文州还记得黄少天最喜欢的就是它。
  
  “没事,它会遇到比我对它更好的人。”黄少天回复得很随意,随即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岔开了话题,“对了,这是我给你买的蛋糕,欢迎你跟大龄单身男青年黄少天同志同居——”
  
  喻文州有点懵。
  又很快释然。
  黄少天确实是这样的人。
  该冷漠的时候冷漠得让人绝望。
  
  ——但是该温暖的时候也温暖得让人心动。
  
  “那就请你多多担待啦。”
  
  ————————————————
  
  最后,黄少天还是给喻文州找了把钥匙。
  
  “你有手机吗?”黄少天问道。
  
  “没有。”喻文州答。
  
  “……这是我以前用的手机,有点旧,你凑合着用吧,我是因为想换手机才把它淘汰的,并不是它不好用——号码我明天给你去办。” 黄少天真的挺心疼喻文州。
  
  回到了黄少天收拾出来给自己住的房间,喻文州翻出一个笔记本,用铅笔在上面轻轻写下了什么——
  
  “喜甜食。当断则断。机会主义。”
  
  将笔轻轻放下,翻看本子的前页——
  
  “黄少天,24岁,狮子座。”
  
  “单身。”
  
  “喜欢动物。”
  
  “对谁都好。”
  
  “……”
  
  喻文州合起本子,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可以的!

评论(5)

热度(44)

  1. 佐之。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2. 尘世语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3. 诀袂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4. left。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5. 假的我。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