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全职黄喻』alone together.(二)

  黄少天现在住的房子在他父母留下的,房间不少。
  于是自然有空着的地方给喻文州睡。
  
  “对了,你就叫我哥哥吧,叫先生太生疏了,听着难受。叫叔叔又显老,哎,这个年纪的男人呀——”
  黄少天重重地叹息着。
  
  喻文州撑着脸看着这个人。
  嘴角微微弯起。
  
  “我可以喊你少天吗?”
  
  黄少天emmm了一会,挠了挠头,“行吧。”
  现在的小男孩都这么gay里gay气的吗?
  
  黄少天顿时不甘示弱(???),“那我能叫你小文州吗?”
  
  喻文州哑然失笑。
  
  因为隔间的房间没有人住,所以基本上被改成了书房,房间里也没有铺被子。
  黄少天觉得不能让喻文州睡全是灰的被子。
  
  “喻文州啊,这会被子还没晒,你先睡我房间吧,你父母那边我已经通知了,这几天你都住我这——”黄少天的衣角突然被拉住。
  
  ——“谢谢你,少天。”
  喻文州再怎么早熟,终究是个未成年。
  
  黄少天揉了揉喻文州的头,“没事啦,明天早晨还要去你家把你东西拿过来,好好休息吧。”
  
  喻文州点点头。
  
  第二天黄少天起得晚了些,从被子里爬出来的时候便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气。
  
  ——喻文州?
  
  黄少天理了理衣服,推门走了出去。
  
  喻文州围着围裙扭过头,“啊……我是不是吵到你了?”
  
  黄少天摇摇头,又望向喻文州。
  “你没吵到我,我是自己醒的,现在才几点你就起来了?早饭都弄好了……我是打算带你出去吃的,”黄少天扫视了一圈厨房的桌子,“而且哪来的食材……”
  
  喻文州顺着黄少天的目光望过去,依旧是一样的笑意,“我早晨出去买的。”
  
  “这样啊……”黄少天又望向门口,发现地上堆了些书籍,还有一包行李,“这些都是你自己搬来的?”
  
  “还有我父母的帮忙。”喻文州的笑容淡淡的,“顺带一提,早餐的食材钱也是他们出的。”
  
  “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想拜托你收留我一阵子吧。”喻文州解下围裙叠好放在一边,“我去上课了,早餐冷一会再吃,微波炉里热了牛奶。”
  
  黄少天觉得这孩子真懂事,真想一直养着他。
  
  “那你早点回家。”
  
  喻文州微微一愣,随即微笑。“好的。”
  
  

评论(11)

热度(43)

  1. 佐之。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2. 诀袂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3. left。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4. 假的我。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5. 尘世语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
  6. 陆易_Louie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