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王者白嬴』武器的欲望。

  嬴政出生在赵国,他的父亲是在赵国作质子的皇子。
  “阿政,活下去就好了。”
  
  白起出生在郿,从小就被培养成一代名将。
  “白起,你要成为最锋利的刃!”
  
  年幼的小皇子与母亲在赵国利益的深渊中摸爬滚打,终于在十三岁时回到了秦国。
  他见到了白起。
  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怪物。
  
  他上前去触碰白起的盔甲。
  被母亲拦住,“他是个怪物!”
  
  小皇子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却是越发好奇。
  “他是谁呀。”
  
  白起面具下的表情动了动。露出了一个没人看见的笑容。
  
  嬴政的高祖母芈月是个长生不老的女人,为了永不凋零的容颜将自己的生命与时间出卖给了血族。她勾结徐福造出了人形杀器白起,一手造成长平之战四十万敌军的死亡。
  嬴政敬畏着这个女人。
  
  芈月摸了摸嬴政的头,“以后……你就是秦国的王了。来,我给你看看你的武器吧——” 声音中满是黏腻的娇媚。
  
  白起被人带了上来。
  
  小皇子脆脆的声音在宫殿中响起,“母亲说,他是个怪物。”
  
  “怪物,呵呵……确实没错,他是最杰出的武器,就让他,助你一统天下吧。”
  
  白起缓缓单膝跪下。
  “遵命,王上。”
  
  嬴政慢布走到白起身前,白白软软的小手摸上了他的面具——
  面具落下,露出一张苍白无血色的青年容颜。
  
  小皇子露出笑容,“就是说,他就是我的将军了吧。”
  
  “没错。”芈月撑着脸,微微眨眼,轻笑。
  
  白起。
  很好。
  嬴政非常满意高祖母的礼物。
  
  白起所向披靡,为秦国扫平所有障碍——
  并且忠心耿耿。
  
  “你过来。”嬴政冲白起勾勾手指。
  白起依言。
  
  嬴政挑起白起的下巴,“告诉朕,你现在想要什么。”
  白起不语。
  “让朕告诉你。”
  
  面具被拽下,柔软的吻融化在唇齿间。
  一吻终了,嬴政被白起压在柔软的塌上。
  “告诉朕你的欲望——”
  
  “想要你。”

评论(13)

热度(146)

  1. 美丽心情我只会洗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