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全职周翔』第二个核桃,纷争。

  “小楷,如果我和你爸爸分开住,你想跟着谁?”她轻轻抚摸着孩子的脸颊,眼神里盈满了柔软

  “跟着妈妈。”孩子脆脆地应了声,冲母亲露出了笑容。
  “真乖,我的好儿子。”
  女人拥孩子入怀,在孩子看不见的角度咬紧了下唇,掉下眼泪。
  孩子懵懂地感受着肩头的潮湿。
  
  那是该长大的预兆。
  
  今天是周末,没有课。
  周泽楷从睡梦中转醒,悠悠地伸了个懒腰。
  然后爬下床找东西吃。
  
  周泽楷的周末总是这样单调。
  
  而孙翔那边呢?
  孙翔自从周五放学后就一直和朋友泡在游戏厅,此刻他正靠着机器昏昏欲睡,怀里还有只毛绒小老虎,呲牙咧嘴地仿佛下一秒就要咬上孙翔搁在一边的胳膊,倒是有几分可爱。
  那几个损友把他丢这跑去玩别的东西去了。
  
  叶修叼着烟坐在他旁边,背上背着个有他身高一半的毛绒玩偶,旁边还有一大袋子大小不一的毛绒玩具,很显然,都是夹娃娃机的产物。
  
  这几人与游戏厅的老板熟识,从晚上玩到早晨也没人赶他们走。
  
  这会游戏厅才刚开门,有几个同校的学生就跑了进来。
  换了游戏币以后在两人身旁的机器坐下,把装游戏币的杯子往机器上重重一放,声音惊醒了一旁的孙翔。
  
  孙翔颇为不悦地皱起眉头,正想讲他们两句,却发现堆在叶修面前的游戏币已经是自己的五六倍了,立刻来了精神,把小老虎往地上一丢,投入到奋战中。
  “叶修,你怎么不喊我啊,趁我睡着偷偷玩有意思吗?”
  
  “别介啊,这不是不想吵着你睡觉吗?”叶修含糊不清道,面前的机器又发出来游戏币掉出的声音。
  
  “嘁。”
  两人这边安静下来了。
  
  旁边却又开始了交谈。
  “哎,你上次说要追的那个妹子,怎么样了?”
  “我靠,你别跟我提她!”
  “咋了?”
  “她说她喜欢周泽楷,等我和周泽楷一样帅再和她表白。”
  “哈哈哈怎么可能。”
  “也不知道那个周泽楷除了长得还行之外有什么比我好的,那女的真是瞎了眼。”
  “人家家里有钱啊,成绩又好,乖乖牌呢。”
  “他家有钱又什么用,谁知道他以后能继承多少,他爸在外边的私生子比我们教导主任那个老头头发还多……”
  “哎,那女的又不懂。”
  “再说,成绩好?快班成绩从来不公开,谁知道他们是不是靠关系进去的……”
  “行了行了,别气了,今天哥们来陪你玩玩。”
  “我告诉你,周泽楷他妈是因为他才自杀的,谁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神经病……”
  
  “你们说够了没有?!”孙翔站起了身。
  
  叶修瞥他一眼,捻灭了手里的烟头。
  这小伙子要搞事啊。
  
  作业都做完以后,周泽楷深呼吸一口,摸了摸桌上与母亲的合照。
  去趟超市吧。
  
  “哎我跟你讲,游戏厅那边有人打起来了,见血了都,等会别往那边走……”周泽楷旁边的人对着自己的孩子说道。
  
  周泽楷垂眸。
  最近真是不太平。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