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会洗头。

叶非。
我不会洗头。

我很有趣。
而且强到自己都害怕。

杂食,杂到你不敢想象。

头像出自b站
【王者荣耀手书】~邦信告白进行曲~

一个置顶

叶非,很酷。
咕咕咕。

洗剪吹三人组了解一下。
@我只会吹头。
@我只会剪头。

『恋与制作人』他做过最可爱的事情。

  #恋与制作人bg
  #失踪人口回归(?)
  #我只会洗头
  #关于他做过的最可爱的事情。
  #ooc我的,好看你的。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开始了——
  
  
  
  
  『白起。』
  
  “我要出个差,照顾好自己,”
  前天就已经出发的白起今天早晨又翻了你家的窗户,把睡得迷糊的你抱了满怀,下巴搁在你肩窝上蹭着呢喃着说想你了。
  
  “李泽言周棋洛许墨都不是什么好人,有需要你找我,不要搭理他们。”在你脸颊上印下一个白起味的吻,他才放心离开。
  当然,窗户他还是没锁。
  
  大概是准备明天再来看你。
  
  没有想到的是,晚饭时间白起又来了。拎了盒蛋糕,道,“丢了东西忘了带走,回来拿。”
     在你脸上香了一口看你吃完蛋糕又同早晨一样离开…,不一会又轻轻折回来捏住你的腮帮子,“窗户就算了,记得锁门。”
  
  『李泽言。』
  
  “起了没,起了下楼来。”
  一大早就接到霸道总裁的电话,让你下楼去,你美梦给人打扰了才不管对面是谁,就是天王老子也叫不醒你,反手把手机丢了出去。
  
  手机又响了一会,还是沉默了。
  
  你拿被子捂住耳朵放心地睡着了。
  没有想到,门铃又响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
  看见手机上数十条李泽言的未接来电,你有点心虚,拖鞋都没穿就跑去门口,瞄了一眼,没人。
  把门推开一条小缝,碰到了什么,是一个小饭盒…
  
  蹲下身子想去捡起那个散发着香气的饭盒,却被一双手揽过,落入一个怀抱。
  “你还舍得出来?”
  
  “今天你必须把这盒早点当着我的面吃完。”
  
  我制作人!就是死!死外边!也不会吃你霸道总裁一点东西!
  ……
  真香。
  
  『许墨。』
  
  收到你画的小人的时候,许墨拉过你的手,垂下眸子看了那幅画很久。
  最后笑道,“谢谢你的画,我很喜欢。”
  
  会记得的,它的颜色。
  
  『周棋洛。』
  
  周棋洛一直都很可爱。
  打电话说想你的时候
  结束拍摄后请你吃饭的时候
  被辣到咳嗽不止的时候
  把柔软的唇贴上你脸颊的时候。

dei不起我没有敷衍洛洛和老许的意思!!!

『原创』关于…她。

  与她对视的时候,时间停止了,能感觉到它的流动,和一刻也不愿停止的心跳声。
  砰,砰,砰——
  
  如同晴天霹雳般,思维在脑海里炸开,又从瘫痪般的脑袋里溜走,组织不出任何语言。
  
  她的眼睛有种令人震撼的美,睫毛微微翘起,在明眸上投下细碎的阴影,其他东西好像完全不值得在意,只是连人带魂地被吸进了那带着笑意的眸子。
  
  在这样的她面前,我只能缴械。

『原创』你不要做英雄,英雄善始不善终。

一个没什么用的故事。   

 人设
  初出茅庐的小警察,名字叫陈叹。
  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的家庭,成绩一般,体格好,又向往警察这个职业,所以去考了警校。
  觉得警察等于英雄。
  二十几岁,平时话不多,正义感很强,叛逆期来的迟,做事有些冒进急躁,固执而不懂变通。偶尔会做些别人无法理解的疯狂举动,内心有名为正义的疯狂。
  
  生命是易碎品。
  
  肩头很快被泪水打湿,温热的液体透过薄衫滴落在皮肤上,被夜风吹凉,再落下,瘦小的身躯在怀里微颤着,惊惧到了极点,没有一句完整的话,凑近了听,也只能听见些许破碎的音节和小兽般的呜咽声。
  
  怀中的躯体残破不堪,伤痕触目惊心,像是个强吊着一口气的尸体般苟延残喘,尚能听见哽咽,已经记不清人先前的样子了。
  
  无法理解这样的结局,安抚了可怜的小姑娘,向上司去了电话:“那个人渣怎么能放出来?”
  电话对面的声音不紧不慢,似乎还有些无奈,“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你下个月就要升职了,别因为这种小事耽误你的前程…”
  
  “小事?!这可他妈的关系到一个人的一生啊!”对上司的说法感到不可思议,压下心头怒意打断对方的话道,“他查到了她的新住址又派人来报复她了!”
  
  “…陈叹,你先别这么激动,”话筒传来的声音顿了顿,“我会派人去安置那个小姑娘的,你别管了,这不是你我可以管的事情。”
  
  皱眉抿了下唇吸气正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轻轻拉住了垂下的袖子。视线从那只伤痕累累的白净小手上移,撞进了人泛红的眼眸,见到了一个易碎的微笑,见到了苍白无血色的唇轻启,她说,谢谢你,但是已经够了。
  
  将人送上局里派来的车,联系好了医院目送着警车笛声渐响渐远。
  
  后来,她碎了。
  
  打了马赛克的照片下面是一段长标题:品学兼优的花季少女不顾阻拦自高楼跳下,当场身亡,尸体上伤痕累累,其背后原因成谜。
  
  美丽而又脆弱的蝴蝶向往光明,结局却是被深渊吞噬。
  
  接通了未知的电话,熟悉的声音从话筒传来,是狠厉的语气。
  “小警察,看到报纸了吗,再管我的事你也是这个下场。”
  
  拿着报纸的手微微用力捏出褶皱,把报纸撕了个粉碎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却被一只手摁在肩上:“现在你什么都做不了。”
  
  怒意和歉意缠绕着大脑,勒得神经生疼,联想到那句道谢,拳头重重砸在桌上,手振得生疼,紧紧咬着后槽牙,眼眶一下就红了。
  
  这算怎么回事。
  
  “你也不小了…多为自己考虑考虑吧。”那手移开了,腿却像灌了铅般动用不起一丝力量,站不起来。
  
  谢谢你。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
  
  肺里的空气一点一点被抽离,被气得发抖,合上双眼深呼吸,却不争气地落下泪水,喃喃出声,“有什么好谢的啊…”
  对什么都做不了的我,有什么好谢的。
  
  
  “我操!”
  落在耳边的一声叫骂声如惊雷,可惜并没有什么威慑力,浑不在意地将手中警棍调转个方向死死抵住他的肩窝,只消一棍便能敲个窟窿的脆弱锁骨隔着薄薄一层皮肉被摩擦得咯咯作响。
  
  “那个……有话好好说,你这警棍不错,硌得我肩窝疼,开个价吧,我收了。”
  “你买不起。”
  “你开个价,说不定买得起。”
  对方身体的颤抖随着警棍传到手掌,增了些力将警棍贴得更紧。
  
  “你买不起,”按下开关放出电流,看着人的面色一下变得苍白惊愕,“但是你受用得起。”
  
  “你妈的…”
  不等人说完便将电流量调到最大,电流通过人体的声音几近于无,而那惨叫却是实打实的。
  短暂。
  
  空气里的戾气越来越薄,近处的灯光似乎更亮了些,处理好尸体走出那扇门,静默回首,向过去道别,向那个被毁了一切的女孩道别,向英雄道别。
  拨通了同事的电话,几秒的嘟声后接通了,“我要自首。”
  
  “你不要做英雄,英雄善始不善终。”
  
  最后所能拯救的,也只有自己心里的英雄。

『全职君叶』叶哥看看我。

  #夜店 保安
  #君莫笑
  #我只会洗头。
  #一直吃叶攻,但是君叶有点好吃啊…
  #私设武器千机伞,可以变化大小,平时收在腰侧,对叶修有几近虔诚的崇拜。冲着叶修来到这家夜店。
  二十出头的年纪,会很多技能,但是很懒。
  喜烟,颓得很,还痞。
  
  
  
  雨下得很突然,店里一如既往地喧闹,舞者们在最显眼的位置随着噪耳音乐扭动身躯,不知是谁打翻了甜酒,空气中叫人躁动的甜腻气味引领着气氛一度涌上高潮。
  没人关心雨下的多大,只想沉醉在这片纸醉金迷之中,将穷奢极欲发挥到极点。
  
  …
  “怎么,保安不在店里好好待着,跑出来偷抽什么烟?”
  不需抬头便清楚来者何人,一如既往地承着慵懒的语调回复来人,“店外也是看。”
  ——店内太吵了。
  
  “所以说,你准备一辈子在这里当保安?”
  
  雨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只滴滴答答下个不停,时不时溅几滴在身上,烟气氤氲着上浮,又在雨幕中消散。
  
  将捏灭的烟头丢进垃圾桶,站起身紧了紧领带,抿唇扬起下巴斜人一眼。
  “…要你管。”
  
  回店的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干脆寻个舒服地儿站好了。片刻,放在兜里的手便爬上烟盒,还没来得及捏住烟嘴。
  “上班时间不准在店内抽烟!”
  
  “好吧好吧——”
  缓缓举起双手任人摸走身上烟盒,垂着眸子望向来来往往的人们。
  没意思。
  都他妈没意思。
  
  什么有意思?
  叶哥啊。
  
  保安?别逗了。
  目标应当长远些才是——
  
  越过人群的嘈杂对上人的眼睛,冲人作了个嘴型便咧开嘴笑了,“叶哥好啊。”
  
  雨依旧下个不停。

『全职乙女』假如黄少天和喻文州都喜欢你。

  #全职高手乙女
  #我只会洗头。
  #高考加油
  #突如其来的脑洞。
  
  假如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喜欢上了你。
  
  “队长,虽然我一向很佩服你但是这个是不能让的。”
  “各凭本事吧。”
  
  “队长,你在《爱上我的霸道文州》里面可不是这么说你,你说的是,‘少天,你想得到的一切我都会为你亲手奉上,mua少天,我爱你’。”
  
  呕。
  黄少天有点吃不消这句话了。
  
  咳。
  喻文州也有点尴尬。
  
  “不,可是你在《调皮剑圣带球跑》里面说的是,‘你给的一切我都不稀罕,我只想过安逸的生活!’。”
  喻文州的回合。
  
  “我在《上天堂也要爱你》里面说的是,‘你给我的一切我都视若珍宝。’”
  黄少天把目光投向你。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喝起了茶。
   “《伤心离别》里我也说过,‘我不稀罕你,不要再靠近我了。’”
  
  “哦那个!那是个有名的黄喻abo!看得我哭了好几天!”
  黄少天一拍桌子。
  
  “…”喻文州的笑容有一丝崩裂。
  
  黄少天的手掌有些作痛。
  
  好像…不太对劲?

『全职叶修』叶神,采访专心做啦!

   #全职高手
  #叶修0529生日快乐
   #我只会洗头。
  
  #叶神,采访专心做啦!
  
  
  果然还是从荣耀开始吧。
  
  “叶神叶神!” 麦克风抵在叶修的脸上压出柔软的凹陷,“叶神你在干什么呀!”
  
  “…在打游戏。”叶修推开麦克风,坐得直直地望着屏幕,游戏画面不断切换看得眼花缭乱,他却精准地施放每一个技能,没什么太难的操作,看着朴实无华,敲击键盘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但是每一下攻击都落在叫人难受的位置上。分明都是看过无数次的低级技能,连起来又变成了前所未有的新技能。
  这就是散人啊。
  
  “现在是在做什么呢,这么激烈的战斗…”在屏幕上找了半天叶修所攻击的目标,却被屏幕的视角切换彻底整晕。
  
  “在抢boss。”叶修抽出一只手扶了下耳机,又将麦克风推远了些,“采访的直接讲问题,不要浪费时间。”
  
  手忙脚乱翻出采访稿,原本牢记的几个问题早就被丢到九霄云外。
  
  ——啊!!!
  
  硬着头皮弯起唇角,对着摄像师招招手,示意这段截掉,随后…
  
  “叶神多大啦?”
  
  叶修没有回头。
  他说,“这种问题你自己去百度。”
  
  
  “…,叶神是哪个战队的呀?”
  
  这个问题叶修没有拒绝回答。
  “兴欣的。硬要的话说算国家队的。”
  
  采访似乎在顺利进行下去。
  
  翻出来粉丝最想问的问题top5。
  
  “叶神叶神,你打算带国家队拿几个冠军呀?”
  “为了赚回机票钱,只能去几次拿几个了。”
  
  “叶神叶神,经常有人说您不要脸,请问…”
  “这么帅的脸怎么能不要呢。”
  
  “叶神叶神,有人说你经常开小号去抢神之领域的boss…”
  “没有,不是,不存在。”
  叶修侧身挡住屏幕。
  
  ……
  好吧。
  
  “叶神叶神,国家队里你觉得谁的战术意义最大?”
  “…又不是谁战术意义最大谁就请吃饭,讨论这个干什么呢。”
  
  张口准备接着下一个问题,叶修却回头对着摄像头露出微笑,
  “…荣耀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妈的,惊艳。
  
  “谢谢叶神的回答,下面是最后一个问题…”
  “说。”叶修看起来抢完了boss,点了烟正准备叼在嘴上。
  “叶神您的择偶标准是?”
  
  叶修皱着眉头吸了口烟,看起来像是在思考的样子,随即舒展开眉头露出笑容,“荣耀那样的。”
  
  …果然荣耀才是一辈子的女神。
  
  不对啊叶神,别避开您老婆粉的问题啊!最关心的问题!
  
  “采访结束,祝叶神生日快乐!”
  
  “???”
  
  “别露出疑惑的表情啊喂!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生日的吗!…啊对不起摄像师傅这段请剪掉…叶神配合一点马上就结束了烟先收一收对粉丝影响不好…!”
  
  
  
  
  这是一场以荣耀为开头以荣耀为结尾的故事。
  在看不见的地方,仍不断有人为荣耀而拼搏。
  还请继续努力。
  
  给叶神庆生之余也请高三初三的考生们考试加油,勇攀高峰!

『原创』这是什么大胆的想法。

  我是见过那孩子的。
  
  总是怯生生地拽着家里大人的衣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比别的孩子大些,总是水汪汪地,明明是个小男孩,却更像个女孩。
  这种事情也是常有的吧,
  ——长得像女孩子的男孩。
  
  说不定长大以后会变成一米九几的壮汉呢。
  每每思及此,我便忍俊不禁。
  
  最近我经常能看见那孩子。
  他的衣服有明显撕扯过的痕迹,露出道道红痕以及各种青紫。
  他有时候是蹲在地上数蚂蚁,有时候在树下呼呼大睡,更多时候跟着他的母亲,
  ——应该是母亲没错,她从未向我介绍过这个孩子,也可能是孩子的姐姐姑姑什么的。
  真是的…这家人到底是怎么带孩子的。
  
  我终于想起来那双眼睛了。
  透过半封的麻袋看见的无助眼神被重重落下的后备箱门隔绝。
  
  然后那孩子便每每以伤痕累累的模样示人。
  
  这到底是…?

『凹凸安雷』天道之渊(一)

#凹凸世界
#安雷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章
#恶魔安×天使雷

  雷狮从未见过恶魔,但他总觉得恶魔都是青面獠牙面目可憎的怪物,所以当他看见安迷修头上的角时,愣了很久,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是魔界最好看的家伙了吧。”
  
  这话说的也没错。安迷修确实很帅气,帅得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安迷修捏紧手中的塑料袋,显然也意识到雷狮的身份,“你是天界的人。”他肃然道。
  师父曾教导过安迷修,“看见天使就打,打他妈的,我早看那群鸟人不爽了。”
  
  天魔两界自古以来就势不两立,却又迫于天道的平衡不得不容忍对方的存在,只得以磨练后辈为由,放小辈去人界厮杀。
  
  安迷修虽是恶魔,却秉持古书上记载的骑士道,从来不随意杀人,身上的魔气都隐隐有了要净化的预兆。
  此番安迷修去人界历练正是得了师父的授意:“给我滚去滥杀无辜!不杀够一千人不要回来!”
  然而安迷修做了很灵性的事情,他…办了身份证去上学了。
  
  (其实师父说的是气话,只要安迷修杀一个人,哪怕做点坏事,他就立刻把爱徒接回来,然而他观察安迷修一年多,发现安迷修过得很开心,就是不杀人不做坏事,遇到天使也和和气气,身上都快冒出圣光了,便气呼呼地放养他了。)
  
  而雷狮则一贯很灵性。
  他是被师父“请”下人界的。
  “雷狮…不,皇子殿下,老朽实在是没什么能教您的了,您去人界历练吧,那里的恶魔随便你折腾…这也算行善了,您身上都快演化成魔气了…”
  
  雷狮便也不顾路人看法,张开布满雷电的结界,祭出自己的武器——一把闪着电光的锤子。
  (虽说是锤子,但在此还是要强调一波,那不是普通的锤子,它叫雷神之锤。)
  
  安迷修却是淡定地扶起了被风刮倒的商店立牌,拎着装满食材和生活用品的塑料袋,连武器都没祭出,转身走出雷狮的结界:“你走吧,我不想和你动手。”
  
  他这态度反而激发了雷狮的斗志:“我倒是不知道天下恶魔竟有你这样不好战的。”说到最后一字时,雷狮便屈膝,脚蹬于地面跃起,手中的武器就要把安迷修碾碎——
  
  安迷修听到破空声,侧身避开又丢下塑料袋徒手接了雷狮的攻击强行扭转了攻击的方向,脚下的地名都绽出丝丝裂缝。
  完成这一举动,他甚至没有祭出武器。
  
  雷狮有些愠怒,“恶魔,祭出你的武器和我好好打一架啊!”
  
  安迷修深深看了他一眼,似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推开雷神之锤,双手快速结印。
  雷狮冷不丁被推开,卸了几分力道,站稳脚步,将武器扛在肩上。
  他倒要看看,安迷修能祭出什么武器。
  
  谁料安迷修结的印并不是祭武,而是束缚——
  
  十分钟后。
  
  “你把我带到这里是什么意思?”雷狮盘腿坐在桌边,身上的束缚绳绑得他动弹不得,雷神之锤上也覆了层暗芒,委屈巴巴地在雷狮头顶缩成巴掌大小。
  
  安迷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站在一处可以被称为厨房的地方,摆弄着一堆食材,道,“我叫安迷修,从魔界来,在人界历练了一年多,挺喜欢这里。你是才来的吧?”
  
  雷狮心无牵挂,就是被他煮了也不怕,便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开始与安迷修闲谈,“我叫雷狮。”同时微眯起双眼,感知起四周的环境。
  这里人气很旺,想必是一处住所。
  
  “我想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内希望你不要给我惹什么麻烦…”安迷修端了盘菜过来,放在了雷狮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雷狮的笑意自嘴角蔓延开,却是冷的,“最后一顿吃完好上路?”他盯着安迷修,等他作出回答。
  安迷修视而不见,端了些菜上桌,冲他笑笑,“封口费。”
  
  “为什么不杀我?”
  
  “唔…这不符合我的道义。”
  
  雷狮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桌上的菜肴香气恍了神,“…这是你从哪里变出来的,好香。”
  
  安迷修把筷子递给雷狮,又解了他的束缚,便端起碗筷开始用餐。
  束缚解开,雷狮却不急着动手,恶魔做的饭他还是第一次见。
  “恶魔,你…”
  
  “我觉得天魔两界是可以和平共处的。”安迷修打断了他的话。
  
  雷狮没听进去那些蠢话,只觉得安迷修和自己都投错了胎。
  ——他巴不得天魔两界开战死伤无数。

『魔道羡澄』青梅竹马时。

#魔道祖师羡澄
#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吃羡澄的别来。
#我只会洗头。

  魏无羡有喜欢过女孩子吗。
  
  那算是儿时的一个小插曲,江澄却记的清清楚楚。
  
  那会魏无羡在一众玩伴中如日中天,走到哪都跟着一帮“小弟”。
  江澄总坚定地站在魏无羡左右,现在回想其他大概是想使自己和他看起来平等些吧。
  
  有个姑娘,长得挺可爱,总是怯生生地跟着魏无羡,她的容貌江澄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她小脸白嫩嫩的,笑起来有两个酒窝。
  魏无羡经常去戳她的酒窝。
 
  江澄则抱着手臂冷眼站在旁边。
  切。
  
  后来魏无羡自己开了口,他说,“哎,江澄,你觉不觉得她对我有意思啊?”
  
  江澄很给面子,没有说话。
  心里倒是嘀咕着,你魏无羡这么厉害,怎么没看出来老子对你有意思啊?
  
  后来听说那姑娘跟魏无羡告白了,江澄不知道她和魏无羡说了什么,也不知道魏无羡怎么回答,只看见小姑娘哭着跑出去,再也没来过。
  
  真了不起。
  江澄觉得有点佩服她的勇气。
  
  反过来又觉得自己怂巴巴,明明作文信手拈来,情书也能写得叫人看了脸红心跳,偏偏到了魏无羡面前半个字都蹦不出来。
  
  “魏无羡。”
  “啊?怎么了?”
  “我…”
  
  “我饿了,回家吧。”
  
  江澄你怎得连个小姑娘都比不过。
  所以魏无羡才会被蓝忘机抢走吧。
  
  “魏无羡,我…我真的很喜欢你。”